Mo.

【瓶黑】We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[5]

5.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,五点刚过。阳光透过窗帘,呈现出温暖的颜色。他走过去,把手撑在黑瞎子脑袋两侧。黑瞎子还没醒,微光照在他的侧脸,使那薄唇的轮廓更明晰。那些伴随张起灵一路的愤怒,忽然就化作了无奈和怜惜。他俯下身去,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嘴唇覆盖在那意味着凉情的标志上。嘴唇相触的感觉很柔软,带着些温暖。

如果你是睡美人就好了,至少我能吻醒你的心。而现在,你的心思那么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,我却不能装作睡着。

黑瞎子醒来的时候,觉得肩上有些重,再仔细一看,张起灵正伏在自己身上,脑袋抵着自己的肩膀。

那一瞬,黑瞎子不敢动了;他轻轻地别过头去,唤了声:“哑巴?”刚睡醒的缘故,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气息吐在张起灵耳边,他缓缓地坐了起来。

他望向黑瞎子的眼神,湿漉漉的。黑瞎子愣了,揉了揉他的黑发,很无奈的说,“你怎么了?”张起灵靠过来,“不是癌。对吗?”黑瞎子舔了舔嘴唇,他才发现自己进入了两难的境地。如果坦白,他其实挺害怕张起灵生气的;如果不说,张起灵明明已经了然入胸。

黑瞎子忽然松了口气,他坐起来,靠在床头。“对啊,不然,”他顿了顿,“我找你干嘛呢?”他的语气转冷,渐渐变成了张起灵心酸的坦白。

事情的起因很平常。三个月前,他应解雨臣的要求,探了一趟墓。那个墓很凶险,最后的墓室里藏着很多蛊虫。黑瞎子帮了解雨臣一把,不慎被咬了。出来的时候就染了这怪病。

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

栽就栽了。

“我不想让解雨臣难过。”

所以你愿意让我难过?张起灵的眉头皱在了一起。

“我下去看看。”

黑瞎子炸了。

他腾地一下坐直了。你干嘛?你非得趟这浑水?他挺不爽,“我叫你逞英雄了吗?我要你照顾我,不是叫你为我去死。”黑瞎子一字一句,把这几句话说完了。

面对着张起灵委屈又带点迷惑的眼神,黑瞎子突然柔软了起来。如果他是为了我想要冒险,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他呢?

他看见张起灵把脑袋转过去,不再说一句话,活生生一幅受了气的表情;黑瞎子真是没辙了。

干脆亲一下好了。

这样想着,黑瞎子伸出手掰过张起灵的脑袋,将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。张起灵先是呆了一下,然后迎合起来。这个kiss结束的时候,张起灵惩罚似地咬了咬他的嘴唇。

张起灵扬起一个幅度很小但足够暖的笑容,他看了黑瞎子一眼,轻轻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然后他站起来,静静地走了出去,带上了门。

我要爱有什么用呢?
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