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.

【瓶黑】We'll be together forever[4]

4. 养病,其实是件非常枯燥的事。吃药,睡觉,睡醒了继续吃药。黑瞎子觉得自己就是个巨形药罐子。他的身形也越来越消瘦。张起灵知道黑瞎子在瞒着什么事,但自己每次提起这个话题,他总有100+个办法转移话题,油嘴滑舌程度,根本不能招架。

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吃过药,黑瞎子睡得很沉。张起灵决定去瞎子原来住的地方看看。他再也不能克制追求真相的心了。

张起灵在那片逼仄的空间里找了很久,才找到那个姑且能称作家的地方。他没有钥匙,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卸下了门锁。门悄无声息的开了。房子里呈现出一片空荡。张起灵快步穿过空空如也的客厅,打开了卧室的门。

卧室里很干净,只有一张床,一套桌子,和一个柜子。这间屋子没有灯,窗户也被厚重的窗帘遮盖。这个乖张,活在黑暗里的男人呐。张起灵盯着床单上的褶皱,眯了眯眼。褶皱只存在于床的一侧,透过这不规则的褶皱,张起灵能够看到男人蜷缩着,像婴儿一样浅眠;他的手放在枕下,捏着一把匕首或是一把枪。

他皱了皱眉,刚开始不是这样的。最开始认识这个人的时候,他大大咧咧,把什么感情都写在脸上。和他住一个帐篷的时候,张起灵经常被黑瞎子一巴掌拍醒,那一掌总是打在脸上,清脆的像是故意 。

可是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现在的他,明明是笑,却显得那么不屑与孑然一身。

寂寥让笑容长久。

遗忘让距离长久。

张起灵收起酸涩的感慨,开始希望找出些蛛丝马迹。抽屉里有几个装过止痛药的空瓶子,它们沿一侧放好,还按大小排了序;另一侧放了几副墨镜,镜架内侧有个“齐”的字样。见此字者,如见本人。这大概是种贵族气质,张起灵想。

他转身打开了柜子,柜子里放了几件皮夹克。张起灵一件件摸过去,在最后一件的一个隐蔽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的轮廓。这机关确实隐蔽。

张起灵扭了扭头,以一种极扭曲的姿势把那纸拿了出来。展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在抖。那是张地图,来自于一个斗。主墓室上方有个红色的圈,旁边画着一串字符。

电光火石般,他领悟了一切。

怎么可能是癌?

黑瞎子这混蛋。


评论(12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