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.

【瓶黑】We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[2]

2. 三天之后,解雨臣终于到访。

那天瞎子的状态很不好。他一直在出汗,胃痛和外面的大雨一般,翻腾不歇。解雨臣到的时候,他浑身都湿透了。湿发搭在额前,他的表情里第一次有了狰狞。

“小九爷好啊~”此时张起灵坐在沙发上面对着电视,黑瞎子侧靠在他身上,一脸微笑的打了个招呼。他的背上,滚下了忍耐的汗水。

“你比我更好,瞎子。”由于愤怒,他的声音有些抖。在张起灵看来,他特别像条落水狗,特别脆弱。

解雨臣此时想起去年自己有次淋雨淋出肺炎,黑瞎子在他身边,不眠不休了几夜。然而现在,他只是坐在那,笑着,看着,享受着另一份温情。

“我没想到,你们,是这种关系。”解雨臣自顾自地往下说。“现在知道,不晚吧。”张起灵抬起头,盯着解雨臣看了一会儿,伸出手环住了身边人的腰。那一点一滴都在说,这是,我的人。

“嗯哼~”黑瞎子没有一点歉意他向前挪了挪身子,张起灵顺着他的领子向下望去,看到了淋漓的汗珠。

解雨臣的视线模糊了。疼痛,从心里一点一点涌上来,淹没了内心。他看到,黑瞎子侧过脸,吻上了身边人的颊。而张起灵的眼中,欢欣,怜爱。他们之间有无人企及的默契,绝对的信任,不受外界影响的爱。而自己,多像个耍尽手段却一无所获的跳梁小丑。

为什么我们也经历了这么多,我们还是走不到一起呢?

为什么我们的心隔了那么远,隔着整个世界的风景呢?

“九爷,您能别像个怨妇似的望着我行吗?本来瞎子和你在一起,挂在你家户下,还受别人轻贱。我脸皮真不能再厚了。”他顿了顿,又开口,“一直以来,从我们认识的时候,都是我担着你。我累了,真的。”没有愤怒,没有心痛,连他惯常的嘲讽都没有。黑瞎子一脸平静的,恍若宣判。

凝固的空气,好像爱情也被冻结其中。黑瞎子斜了斜嘴角,勾起一阵剧烈的咳嗽。张起灵站起来,一脸淡漠地对解雨臣说:“你该走了。”

张起灵一步步走过来,解雨臣无可奈何地向后退去。

与他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解雨臣宁愿有一场撕心裂肺声嘶力竭的争吵,而不是窥见了对方最冷漠最不屑的姿态。他明白,黑瞎子是外热内冷的人—他不会委曲求全,看似绝情,其实是坦荡如砥与绝对冷静。

本来就没有追回来的可能。

他察觉到虚弱的气息,但对方已经关上了门,并且再也不会敞开一次。

泪水再蔓延,爱也不会出现。


评论(10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