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.

【瓶黑】 We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(题目有点长)[1]

初次发文 中篇  脑洞之作

有不妥的希望有人提出来。。。

自力更生产粮QAQ

1.黑瞎子来造访的时候,是在一个九月的下午。张起灵看着眼前唇色苍白的人,嗅到了一丝虚弱。终于,在某人霸占沙发嗑瓜子长达半小时之久后,张起灵强制关了电视,走到他面前。“你怎么了?”黑瞎子笑笑,正欲开口,胃部传来一阵撕心的疼痛。艹,又来了。他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障碍物,冲进卫生间,继而传来呕吐的声音。说实话,当时盘踞在张起灵心中的,居然是无穷无尽的疑惑和恐惧。他是斗神,他却怕了。

     张起灵几乎是强忍着惊惧走进卫生间。面盆里横溢的血,黑瞎子染上绯红,裹挟着妖异的唇。一阵天旋地转同时袭上两人脑海。黑瞎子软绵绵的,被张起灵从卫生间拽了出来。黑瞎子能感觉到张起灵绷紧的肌肉线条。同样的,张起灵也能感到黑瞎子的蝴蝶骨硬硬的戳着自己。

黑瞎子自觉地在沙发上蜷成一个团,张起灵看着这样的他,心中,溢出了一丝柔情,怪异的情绪。他真的是想安慰对方,不是对受难的陌生人的微笑,不是对朋友的鼓励,也不是兄弟间的豪情万丈。是温柔的拥抱,倾吐在耳边的呢喃。

--你不会有事的,别离开。

可惜,他是张起灵,有些事他做不来;再说了,这样的所谓温情,他会接受吗?黑瞎子,那样风流,那样残忍。

黑瞎子看起来恢复了八成,他抬头瞅了张起灵一眼,嘴里蹦出个单字:“水。”

张起灵轻轻地叹了口气,去倒了一杯热水。他转过身时,黑瞎子仰面躺在沙发上,脚翘在椅子上,一幅风流公子的样儿,哪像吐了血。张起灵将杯子凑近黑瞎子唇边,那人扶住杯子,往嘴里灌了几口水。他嘴巴鼓起来,看起来,很可爱。

黑瞎子正欲叫对方把水拿开,却看见张起灵一动不动地盯着他,眼睛里有一些看不明的情愫,黑瞎子一下愣住了。

下一秒,张起灵伸出手,将黑瞎子摁在沙发上。瞎子没躲闪,任由光线被遮挡。双眼所及,只有他抿紧的唇。

你怎么了,张起灵语气不见起伏。

咯咯,黑瞎子干笑了两声,眼睛里尽是不屑。他抬手冲张起灵比划了个“3”。

我只有三个月了。

那什么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It’s my turn.

张起灵没说话。他卸下手中的力气,向后退坐到黑瞎子悬空的小腿上,像是坐在滑滑梯的顶端。

“是毒吗?”

“怎么可能?你那时给我换血的时候我又没真死。”

。 。 。沉默。

张起灵凑过来,开始搜黑瞎子的衣袋。“你作甚!老子是病人!哎呦,痒。。。”语气嗔怒又掺杂些笑意。没费什么力气,他就从对方的裤兜里拿出了一份检查报告。黑瞎子的衬衣上有股消毒水的味道。

“我不就让你给我收个尸吗?怎么还看尸检报告啊?”越过那张纸,他能看到张起灵逐渐皱起的眉头。黑瞎子心生暖意,他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“癌?”张起灵刚抬起疑问的眼,对方就笑着点了点头。“去复查。”“No.都不是差不多的吗?”张起灵从未想过他能拒绝的如此干脆。当然了,他既然来找自己,不就说明他想好了一切吗?

“哑巴陪我演场戏吧?”“为了他?”“不愧是兄弟,聪明。”诚然,张起灵并不愿意这样做。他害怕假戏当真。只是那个人说的,哪里有不做的理由。

“好。”这天起,黑瞎子成功占领张起灵家的主卧。而他背叛解雨臣的消息,也浩浩荡荡传播开来。

黑云压城城欲摧。


评论(10)

热度(15)